陈辞修

你是山林间奔跑穿梭的如水月光

脑洞小小小合集

三个短小的脑洞。

 

#未刊登部分#

背景:正式专题采访后的访问

与《忍足的礼物》联动

 

Q:对您来说婚姻意味着什么?

A:更多的责任。虽然法律上还是自由的,但是生命从此承载了另一个人的重量。当然还有一个充满期待的余生。

 

 

Q:您认为这段婚姻给您带来的改变是什么?

A:从浪漫主义变成现实主义。结婚礼物都是一套碗碟。(笑)

 

 

Q:为什么会是一套碗碟?

A:在我看来戒指是一个承诺,而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礼物。碗碟的话。。很实用

 

Q:印象比较深刻的礼物是?

A:三十岁,一场婚礼。上帝不祝福同性,于是我们改了誓词。

 

 

Q:今年迹部君生日会送什么呢?

A:保密

 

Q:有人评价“忍足君和迹部君都是牺牲主义者”,对此您怎么看?

A:牺牲饥饿得到食物,牺牲期望得到满足,牺牲孤独而有权信任我所信赖的人,拥抱我所在意的人,如果这是牺牲,那么,是。

 

Q:您觉得大众对您的婚姻有误解吗?

A:也说不上误解。。。

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,有一次我和迹部在散步,有姑娘过来对我们说,你们真的很勇敢,   打破世俗云云。我刚准备道谢,迹部先开口:您误会了,我和忍足都是普通人,因为觉得合适而在一起,谈不上勇敢。至于世俗,并没有由我们打破,世俗一直是接受的,人们有些态度只是因为不习惯。

我的想法也是,我们只是平凡的伴侣,和爱的人生活在一起,很正常啊,不需要上升到某个高度的。

不过还是谢谢大家的祝福。

 

 

 

 

#书#

和上篇没有关联,原著向,私设小说家忍足×总裁迹部

小林凉子利落地拆着快递,一边在心里N+1次吐槽忍足侑士随机签名的行径,想到自己非洲人属性,默默祈祷人品爆炸那五百分之一的概率。

颤抖地掀开封面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冷静地拍图,发推特。

冷静地关机。

冷静地哭到脱水。

 

再次开机的时候消息栏疯狂跳动。

【咸鱼不翻身 评论了您:日月神教,千秋万代】

【狗粮好吃好吃 评论了您:官方逼死同人】

【陈辞修 评论了您:仿佛看见他们当年的结婚申请表】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【忍足侑士 转发您的图片并@King-Atobe】

 

******

“忍足老师五十本书还没签完?”

忍足叹了一口气,“你又不知道签名多难”

迹部大爷哼了一声,开玩笑,他迹部景吾一天要签多少个名?

拿起笔,行云流水。

“景吾。。那是我要签的”

“。。。。。”

过几天推特又要炸了。

这么想着,忍足心情愉悦地并排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 

其实我还满好奇忍足小说会是什么内容。。。大概是很冷锐地写人性,但是又用温暖的笔触写恋爱。。。吧

 

 

 

#忍足侑士个人向#

想看文物修复师忍足君。

忍足君的话,无论是在钟表组摆弄0.1毫米的齿轮尖儿,还是在书画组屏着气揭命纸全颜色,还是在摹画组临摹古画,好像都很合适。

但是我觉得忍足君更适合在木器组,用天赋的审美和灵巧一点点打磨小物件。说实话忍足君的气质给我的感觉和屈峰有点像。。就是那种工作起来百分百投入,但是又不会留恋,因为文物对他来说就是过客,就是说,这件文物我修过,是认真对待它的,我不遗憾。

 

只是一个梗别上升到民族主义啊


忍足的礼物

1004贺。

大爷生日快乐!!

心意有余笔力不足

ooc预警

日月神教,千秋万代!!!

 

 

 

十三岁生日,那时侯大家还不熟呢,没有

 

十四岁生日,念一首小诗

 

十五岁生日,正逢校庆,合奏《爱之喜》,谢幕时对视一眼笑意盎然。

 

十六岁生日,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。

 

十七岁生日,江户川边的花火大会。

 

十八岁生日,去岚山,看渡月桥。

 

时间地点人物气氛都对。迹部说什么都没发生。队友仿佛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可的确什么都没有。

忍足的礼物很轻淡,可是自有风格。轻轻巧巧,好像什么力气都不花,但由他做来总是动人的---这也算是他出类拔萃的地方之一。无须反复排练就有的完美合拍啦,三年后越发精进的技术啦,江户川畔有钱难求的带露台的房子啦,不起眼但好吃的岚山和果子啦,总之是平常,但不有心得不到的细节。连迹部都忍不住感叹,忍足其人有非同一般的敏锐。

但从来没有一个实物去承载这些称得上快乐的回忆。也不是说多在意,这个问题总是存在的,时不时就会泛上来。

 

 

在美国的那八年,迹部无比痛恨忍足的这种行径。

某天他亲眼见证了一场失恋。人高马大的小伙对着零零碎碎的东西哭得稀里哗啦。迹部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悲哀。

忍足像一阵风,轻轻浅浅地掠过他的生命,待到时过境迁,回忆不过是孤魂野鬼,他又该如何证明曾经的存在,他守着无以言喻的在意,又该情何以堪?

。。。。。。忍足是故意的。迹部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假设搅得有点头晕。

书架上的一本书忽然落下。

Baudelaire。十四岁那年,他曾隔着电话,听他透过电磁波有些失真的声音念起他的诗。在被评价为“伪现实主义”后,忍足尚且略显清脆的关西腔仿佛化开在电话那一头。“什么啊,”迹部听见他微微地在笑,“明明是浪漫主义。”

见鬼了。迹部心想。他开始检视自己的生活。

笔是忍足惯用的牌子惯用的型号,柜子里的玻璃碗是曾经装着赏樱时抢来的甜曲奇的那一个,桌上少了一半的果酱是某次忍足在MSN上极力安利的树莓樱桃玫瑰口味。

。。。。。

从不曾提及那个字,是没必要,还是没可能?可倘若不是那个字,这些年来渗入生活的点滴又要怎样解释?

迹部突然想起他曾问过忍足,为什么不送一个“真正”的礼物。

忍足眯了眯眼,转过脸去,半晌回答:“大概。。。是觉得你总是要向前走的,这些礼物过一段时间就会自然地离开你的生活,而你也不用带任何的负罪感。多好。”

当时只觉得忍足故意做出高深的姿态,或者是从前不与人深交的习惯使然。

迹部想,现在他终于意会到了那个答案。

其实,那是有点残忍的。

其实,那是有点可恨的。

 

*********

“忍足呢?”

“他说有点事,就不和我们一起过来了”

迹部点点头,也不打算深究,一副专心招待曾经队友的样子。

 

迹部靠着餐桌,看着队友们,难得露出一点疑惑:“。。。很难接受吗?本大爷要结婚了而已”

“而已?!!”

凤拍拍昔日搭档的肩,又递过几个盒子。“忍足前辈的礼物。。。也在里面”低着头,声音轻轻的。

迹部打开包装盒。

长久的沉默之后,向日最先出声:忍足也太不够意思了

五味杂陈,莫不如是。

 

 

******

忍足在送礼物这件事上算得有天赋,只是从不显山露水。

所以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,对送迹部什么礼物这样类似在意的感觉是出于什么。

讨好吗?他天生反骨,从不是这样的人;况且迹部也不吃这一套。想卖迹部人情?老实说他一点也不在意这个。

最后往往演变成,与其说忍足送迹部礼物,倒更像拉着迹部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其实这种做法真是匪夷所思。送一个人他喜欢的,是想取悦他,可是,送自己喜欢的,又算什么呢?

但好在迹部总能全盘接受,又乐于同他去做些稀奇古怪的事。忍足见他高兴,也是欣喜的。

******

迹部十七岁的生日忍足觉得惊心动魄。

他手托着后脑勺,看向迹部。

花火大会还没开始,底下的堤坝上已水泄不通。还好早有准备,向父亲的友人借来他空着的房子,最妙的是二楼还带露台。

金发少年兴味正浓地滔滔不绝,仿佛面前不是堆满毛豆皮花生壳瓜子壳的木桌。

“本大爷就是要从清水寺的舞台上跳下去!”*

“大爷啊你再不消停点就要从露台上掉下去了!!”

果然老实了。

又不知想到什么,迹部转过头准备和他说话。

恰好身后浓重的天幕炸开一朵烟花。迹部的金发迹部的表情全都隐没,黑暗里,光华流转。那是迹部的眸子。

下一秒,天空亮如白昼。

 

那就像是一场无声的战争。

历经平淡摧折依然未曾磨灭的惊艳。

那些神似的镜头被精准地重叠,又悄无生息地掩藏在若无其事之下。

 

忍足自认是个冷情的人,托着脸和重低音的福落下风流的名声,但的确至今半分爱慕还没给过旁人。青学的不二笑眯眯地说忍足君是少了一魂---情魂。

 

漫天的喧嚣震得他魂魄归位---不,哪是缺了一魂,分明是情有独钟。

迹部仍然眼尾上挑,身后是漫天的烟火和初秋的凉风,他不知道,对面也扑扑啦啦绽出万千花火。在忍足的心里呀。

 

 

迹部十八岁的生日忍足觉得来得比以往更快。

美其名曰带大少爷来体验平安京贵族的风雅。

走过渡月桥的时候,忍足轻轻哼起《渡月橋 ~君 想ふ~》

迹部笑着推他一把,幼不幼稚。

忍足故作严肃,柯南是我初心行不行。

 

哎忍足我发现你真有意思。今天别人祝我长命百岁,你倒带我来渡月桥。

不喜欢?

谈不上喜不喜欢。这本身就是谁也躲不开的命题么。

大爷您那冰帝call的架势呢,不应该说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嘛

偷换概念

 

 

忍足在往回走时感觉有些昏沉。凭自己微薄的医术看应该是发烧了。咬咬牙撑回东京好了。

一个闪神迹部就发现了异样,拖着忍足去了最近的诊所。

忍足撑出一个笑,说,这本身就是谁也躲不开的命题。

你少说话。出了事还得算本大爷造的孽。

下一秒一个温度计被甩了甩,戳到忍足面前

忍足一下愣在当场。

迹部别过了眼神。

没想到大爷还知道得甩一甩。忍足继续笑得没心没肺。

迹部的神情一瞬间有些复杂:“别贫”

 

 

忍足忍不住地想刚才keigo真是温柔。啊啊心跳加速不会导致体温上升吧

 

 

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。

忍足开始看清。与其说是送迹部礼物,不如说是在赌。拿真正的,从不示人的自己做筹码压在这一头,期待对方开出灵魂相契的点数。冒着全然暴露自己的危险,也要把每一丝巧合与契合拼凑成日后能够生活在一起的证据。所以说,看到迹部高兴而高兴什么的,说到底还是为自己眼光独到而得意,为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而窃喜

真是自私啊,忍足侑士。

 

 

******

“所以景吾你还是在意那个答案?”

“所以结婚礼物为什么是碗碟?”

“不喜欢?”

“。。。。我们不是说好碗轮流洗,这么不信任我的能力哦??”

“和你,四季,三餐,两人,一室。”

“花言巧语。浪漫主义?”

“什么啊,明明是现实主义。”

 

******

你是我等了好久好久未舍得拆的礼物

 

    END

 

大爷的结婚对象当然是忍足啦。没错这就是一只内心戏太多的大爷XD我们忍足君当然喜欢你啦

 

注:从清水寺的舞台上跳下去意为毅然决然地做某事

       《渡月橋 ~ 想ふ~ 是柯南m21主题曲,渡月桥是日本古代贵族赏月的地方,传说与生死有关。

 


想看忍足君过新年时穿和式礼服表演传统舞蹈的样子。。。

想象一下,姿势标准,动作行云流水,衣袂轻带起风,眼神平静,一举手一投足尽是优雅,大概就像源氏公子在红叶贺上表演《青海波》(不是说忍足君像源氏公子。。只是那个场景

忍足君悄悄借个角度对大爷眨眨眼。

大爷回过神来痛心疾首:大好青年怎么走起了牛郎风



今天看《源氏物语》想到的梗。。忍足他们家应该是比较老派的关西人家吧。。。



#一句话设想一个场景#


“迹部,我可以叫你景吾了吗?”

Life is but a dream.:

萌了好多年的忍跡,今天突然意識到,明明這倆拆開來看都是挺色氣的人設,但居然不怎麼吃得下他們的床戲……看文的話喜歡平淡帶日常感的生活描寫,也喜歡那種社會人士成熟的相處模式類型,但就是,不會想看他倆上床。

仔細想想也是頗妙,大概在我心目中忍跡還是最適合柏拉圖戀愛吧。


“世间万事都是塞翁失马”

就期待,二十年后交汇十指可越来越紧,七十年后回忆精彩一生比青春还狠

n刷《风云少年迹部》突然想起之前看过的这句话。

1998-2018,已经二十年啦

他们真的太好了❤

紧急联系人

之前二十字那篇说的扩写

这篇文章里的大爷太不果断我的锅

OOC慎入

私设是大爷隐约明白自己感情,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忍足,纠结下独自去散心

时间线:二十五岁,双箭头期

 

第一页是各种注意事项、安全条款和免责声明。迹部并没有兴趣阅读那些宣判自己可能会怎样死的文字,看过一遍,也就签了名。

 

第二页就是基本的个人信息,快速地填下姓名、性别、身高。。。直到最后一栏,他顿住了。

 

紧急联系人。

 

之前教练说,遇上意外,那会是你与这世界唯一的联系。

 

光是“唯一”这个字眼,就令人不得不慎之又慎。那个人必须强大到能够处理你的意外,而不惮于面对任何后果。那个名字,是否真的能够担起这份信任?

 

 

迹部的脑子精准地浮现一个名字。

迹部本人也被这个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一惊。

 

忍足侑士不是他在这世上最留恋的。但的确是他,一点点带他感知一个更柔和的世界。忍足侑士之于迹部景吾,不亚于月亮之于太阳。

也是他所期望构建的未来里,最缥缈,和最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
跳伞虽然是一项极限运动,但危险性没有高到有去无回的地步,需要“紧急联系人”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。借此麻烦忍足一次,对于忍足来说,或许无伤大雅,而迹部,也能在当下的几个小时内,获得与忍足更紧密的连结。

 

但风险毕竟是存在的。只有存在,就有发生的可能。是,迹部有与忍足更深羁绊的私心,但他不想强加给忍足什么责任义务,更不愿占有,或是利用他骨子里,对万事万物俱有的善意柔情。

 

所以迟疑啊。

所以迹部景吾,也是个敏感又纯情的青年啊。

 

 

迹部皱皱眉,拿起手机摁下几句话。

 

 

 

几分钟之后,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
————Oshitari  Yuushi:“我的荣幸。给你当一辈子紧急联系人都行。”

 

 

然后迹部义无反顾地写下了发信人的名字。




后续在我的设想里,是大爷终于想通,先向忍足表明心意。忍足一直在等这一句话。他知道如果迹部不自己想通自己的心情,放下七七八八的顾虑,迹部永远在这段感情里是被动的,会越走越迷茫。“如果你对我说喜欢,我一定立刻,马上,毫不迟疑地回答你,我也喜欢你”

二十字。。。不止

有所改动

OOC预警

 

 

Adventure〔冒险〕

 

和迹部景吾打一局love game

 

Angst〔焦虑〕

 

英国飞往日本的航班延误。

电子屏上显示十月十三日23:00

归期不定

 

Comment〔评价〕

 

史诗一般。

不二周助这样评价他们的爱情。

 

Crackfic〔片段〕

 

 在紧急联系人一栏填上他的名字“忍足侑士”

 

Crime〔背德〕

 

 半夜爬上学校天台一人一把线香花火。

在小小的暖光里情不自禁地交换一个吻

 

Crossover〔混合同人〕

 

( 网球王子﹢食戟之灵)

忍足带迹部去了幸平餐馆,并对花生酱鱿鱼脚做出高度评价

 

Tragedy〔悲剧〕

 

又忘记按时吃午饭被忍足医生知道了

 

EpisodeRelated〔剧情透露〕

 

我猜忍足还会带着光环出场并发糖

 

Fantasy〔幻想〕

 

 “景吾哥哥”

 

Fetish〔恋物癖〕

 

穿着冰帝校服的某人很帅 


FirstTime〔第一次〕

 

“疼吗?”

“。。。不讨厌”

 

Fluff〔轻松〕


( 二十多年后)

在街头网球场组双打完虐一群后辈。

“宝刀未老啊迹部部长”

 

FutureFic〔未来〕

 

光明正大地牵手走在街上

没有上帝的祝福但仍然幸福

 

Humor〔幽默〕

 

秘密:

他们每次去唱k必点《青藏高原》。

 

Hurt/Comfort〔伤害/慰藉〕

 

这两个骄傲的人啊,活该互相拉扯,互相慰藉

 

Horror〔惊栗〕

 

忍足从小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。

他决定戴上眼镜。

 

Parody〔仿效〕

 

忍足试了一下在比赛前打一个响指。感觉还不错。

 

Poetry〔诗歌/韵文〕

 

你是山林间奔跑穿梭的如水月光

 

Romance〔浪漫〕

 

在一起的每一天

 

Sci-Fi〔科幻〕

 

景侑出生了

 

Smut〔情.色〕

 

“。。。本大爷说可以了吗?”

气还没喘匀呢,真可爱。

 

Spiritual〔心灵〕

 

 一般人看不到吧?

对景吾来说有困难?

怎么可能。

 

Suspense〔悬念〕

 

合宿时忍足有没有半夜起来看迹部的睡颜

 

TimeTravel〔时空旅行〕

 

“你现在的职业?” 

“医生,心外科”

“你结婚了”

“啊,是的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是和很爱的人”

看着十五岁的自己纠结的表情,三十五岁的忍足心想从前自己是这么傻的吗

 

GaryStu〔大众情人〔男性〕


“部长!”

冰帝网球部里每天要响起一万遍。

 

MarySue〔大众情人〔女性〕

 

“谢谢你。。你值得更好的人”

“不不不我想说祝学长和会长百年好合”

 

OOC〔Out OfCharacter,角色性格偏差〕

 

“侑士人家怕嘛。”

“亲爱的我也是啊。”

 

OFC〔OriginalFemaleCharacter,原创女性角色〕

 

“医生哥哥你身上有玫瑰花的香味~” 

 

OMC〔OriginalMaleCharacter,原创男性角色〕

 

敢闹事?

忍足专治疑难杂症

本大爷专治各种不服

 

UST〔UnresolvedSexualTension,未解决情欲〕

 

人在地球另一端,喘息透过手机打在耳边

 

PWP〔Plot,What Plot?无剧情,在此狭义为“上.床”〕

 

合不拢的长腿和沾满液体的床单

 


私心特别喜欢紧急联系人是对方这个梗,尤其是表白之前。。大约会有一个一百字的扩写

 


论发型的重要性

"丢个梗就跑
欢脱向

#假如与恋人发型(包括发色)互换#

TF
手冢        坚持为了健康不去染发,面无表情内心OS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头发反翘了

不二         纯粹觉得新奇

TV版里有几集动画组手滑,不二的发色和部长成一样的


OA
忍足         好凉快这下终于从里到外是纯情少年了OvO

迹部         冷哼一声找了根皮筋随手扎了个小揪揪,满意地想本大爷无论什  么发型都很华丽

(这里有恶趣味的lof主想看忍足给大爷扎小揪揪)



真田          立海大众人想不通为啥幸村部长是圣子下凡,而副部长就是换了毛色的狮子王辛巴

幸村           立刻跑去跟真田借帽子【真田:////


全体:好期待不二/手冢/景吾/忍足那家伙/精市/弦一郎的样子ヾ(๑╹◡╹)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