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辞修

你是山林间奔跑穿梭的如水月光

#一句话设想一个场景#


“迹部,我可以叫你景吾了吗?”

Life is but a dream.:

萌了好多年的忍跡,今天突然意識到,明明這倆拆開來看都是挺色氣的人設,但居然不怎麼吃得下他們的床戲……看文的話喜歡平淡帶日常感的生活描寫,也喜歡那種社會人士成熟的相處模式類型,但就是,不會想看他倆上床。

仔細想想也是頗妙,大概在我心目中忍跡還是最適合柏拉圖戀愛吧。


“世间万事都是塞翁失马”

就期待,二十年后交汇十指可越来越紧,七十年后回忆精彩一生比青春还狠

n刷《风云少年迹部》突然想起之前看过的这句话。

1998-2018,已经二十年啦

他们真的太好了❤

紧急联系人

之前二十字那篇说的扩写

这篇文章里的大爷太不果断我的锅

OOC慎入

私设是大爷隐约明白自己感情,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忍足,纠结下独自去散心

时间线:二十五岁,双箭头期

 

第一页是各种注意事项、安全条款和免责声明。迹部并没有兴趣阅读那些宣判自己可能会怎样死的文字,看过一遍,也就签了名。

 

第二页就是基本的个人信息,快速地填下姓名、性别、身高。。。直到最后一栏,他顿住了。

 

紧急联系人。

 

之前教练说,遇上意外,那会是你与这世界唯一的联系。

 

光是“唯一”这个字眼,就令人不得不慎之又慎。那个人必须强大到能够处理你的意外,而不惮于面对任何后果。那个名字,是否真的能够担起这份信任?

 

 

迹部的脑子精准地浮现一个名字。

迹部本人也被这个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一惊。

 

忍足侑士不是他在这世上最留恋的。但的确是他,一点点带他感知一个更柔和的世界。忍足侑士之于迹部景吾,不亚于月亮之于太阳。也是他所期望构建的未来里,最缥缈,和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
跳伞虽然是一项极限运动,但危险性没有高到有去无回的地步,需要“紧急联系人”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。借此麻烦忍足一次,对于忍足来说,或许无伤大雅,而迹部,也能在当下的几个小时内,获得与忍足更紧密的连结。

 

但风险毕竟是存在的。只有存在,就有发生的可能。是,迹部有与忍足更深羁绊的私心,但他不想强加给忍足什么责任义务,更不愿占有,或是利用他骨子里,对万事万物俱有的善意柔情。

 

所以迟疑啊。

所以迹部景吾,也是个敏感又纯情的青年啊。

 

 

迹部皱皱眉,拿起手机摁下几句话。

 

 

 

几分钟之后,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
————Oshitari  Yuushi:“我的荣幸。给你当一辈子紧急联系人都行。”

 

 

然后迹部义无反顾地写下了发信人的名字。




后续在我的设想里,是大爷终于想通,先向忍足表明心意。忍足一直在等这一句话。他知道如果迹部不自己想通自己的心情,放下七七八八的顾虑,迹部永远在这段感情里是被动的,会越走越迷茫。“如果你对我说喜欢,我一定立刻,马上,毫不迟疑地回答你,我也喜欢你”

二十字。。。不止

有所改动

OOC预警

 

 

Adventure〔冒险〕

 

和迹部景吾打一局love game

 

Angst〔焦虑〕

 

英国飞往日本的航班延误。

电子屏上显示十月十三日23:00

归期不定

 

Comment〔评价〕

 

史诗一般。

不二周助这样评价他们的爱情。

 

Crackfic〔片段〕

 

 在紧急联系人一栏填上他的名字“忍足侑士”

 

Crime〔背德〕

 

 半夜爬上学校天台一人一把线香花火。

在小小的暖光里情不自禁地交换一个吻

 

Crossover〔混合同人〕

 

( 网球王子﹢食戟之灵)

忍足带迹部去了幸平餐馆,并对花生酱鱿鱼脚做出高度评价

 

Tragedy〔悲剧〕

 

又忘记按时吃午饭被忍足医生知道了

 

EpisodeRelated〔剧情透露〕

 

我猜忍足还会带着光环出场并发糖

 

Fantasy〔幻想〕

 

 “景吾哥哥”

 

Fetish〔恋物癖〕

 

穿着冰帝校服的某人很帅 


FirstTime〔第一次〕

 

“疼吗?”

“。。。不讨厌”

 

Fluff〔轻松〕


( 二十多年后)

在街头网球场组双打完虐一群后辈。

“宝刀未老啊迹部部长”

 

FutureFic〔未来〕

 

光明正大地牵手走在街上

没有上帝的祝福但仍然幸福

 

Humor〔幽默〕

 

秘密:

他们每次去唱k必点《青藏高原》。

 

Hurt/Comfort〔伤害/慰藉〕

 

这两个骄傲的人啊,活该互相拉扯,互相慰藉

 

Horror〔惊栗〕

 

忍足从小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。

他决定戴上眼镜。

 

Parody〔仿效〕

 

忍足试了一下在比赛前打一个响指。感觉还不错。

 

Poetry〔诗歌/韵文〕

 

你是山林间奔跑穿梭的如水月光

 

Romance〔浪漫〕

 

在一起的每一天

 

Sci-Fi〔科幻〕

 

景侑出生了

 

Smut〔情.色〕

 

“。。。本大爷说可以了吗?”

气还没喘匀呢,真可爱。

 

Spiritual〔心灵〕

 

 一般人看不到吧?

对景吾来说有困难?

怎么可能。

 

Suspense〔悬念〕

 

合宿时忍足有没有半夜起来看迹部的睡颜

 

TimeTravel〔时空旅行〕

 

“你现在的职业?” 

“医生,心外科”

“你结婚了”

“啊,是的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是和很爱的人”

看着十五岁的自己纠结的表情,三十五岁的忍足心想从前自己是这么傻的吗

 

GaryStu〔大众情人〔男性〕


“部长!”

冰帝网球部里每天要响起一万遍。

 

MarySue〔大众情人〔女性〕

 

“谢谢你。。你值得更好的人”

“不不不我想说祝学长和会长百年好合”

 

OOC〔Out OfCharacter,角色性格偏差〕

 

“侑士人家怕嘛。”

“亲爱的我也是啊。”

 

OFC〔OriginalFemaleCharacter,原创女性角色〕

 

“医生哥哥你身上有玫瑰花的香味~” 

 

OMC〔OriginalMaleCharacter,原创男性角色〕

 

敢闹事?

忍足专治疑难杂症

本大爷专治各种不服

 

UST〔UnresolvedSexualTension,未解决情欲〕

 

人在地球另一端,喘息透过手机打在耳边

 

PWP〔Plot,What Plot?无剧情,在此狭义为“上.床”〕

 

合不拢的长腿和沾满液体的床单

 


私心特别喜欢紧急联系人是对方这个梗,尤其是表白之前。。大约会有一个一百字的扩写

 


论发型的重要性

"丢个梗就跑
欢脱向

#假如与恋人发型(包括发色)互换#

TF
手冢        坚持为了健康不去染发,面无表情内心OS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头发反翘了

不二         纯粹觉得新奇

TV版里有几集动画组手滑,不二的发色和部长成一样的


OA
忍足         好凉快这下终于从里到外是纯情少年了OvO

迹部         冷哼一声找了根皮筋随手扎了个小揪揪,满意地想本大爷无论什  么发型都很华丽

(这里有恶趣味的lof主想看忍足给大爷扎小揪揪)



真田          立海大众人想不通为啥幸村部长是圣子下凡,而副部长就是换了毛色的狮子王辛巴

幸村           立刻跑去跟真田借帽子【真田:////


全体:好期待不二/手冢/景吾/忍足那家伙/精市/弦一郎的样子ヾ(๑╹◡╹)ノ

音乐节上

今天在音乐节现场的脑洞

OOC预警

成年&交往多年设定

一句话概括:忍足带大爷去看音乐节发生的故事

 

 

“所以我为什么要来?”迹部在震耳欲聋的背景音里凑到忍足耳边大喊。

 

忍足仍是笑,伸手正了正迹部的帽檐,遮住了那标志性的金发。又说了什么,迹部没听清,因为舞台上又爆出一串高音,随即是四面八方粉丝的尖叫

 

舞台上一束束冷白的灯光射向躁动的人群,又迅速地打向另一个方向。忍足的脸浸在灯光里,随之忽明忽暗。一曲终了,先是半秒的寂静,接着是排山倒海的呐喊。

 


 

忍足在拥挤的人群和尖叫中忽然转头看他。

他始终是特别的,迹部想。

在怪胎云集的冰帝是,在喧嚣的舞台下也是。他始终是安静的,与一切沸腾隔绝,又有一种奇异的协调——好比即使是此刻的舞台上空也有静谧的流云。

主持人依旧在台上卖力地逗笑。

 

歌迷们依旧在台下挥霍地疯狂。

 

空气里躁动的尾声不知何时切成了舒缓的前奏。

 

一切都和当年忍足第一次带着他去看音乐节一样,甚至是没来由冒出的想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呼。有人在无人机拍摄的实时传送画面里瞄到两个身影:“是迹部景吾!”“是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!”

 

“一点钟方向。。就是其中一位是蓝色头发的那对!!!麻烦摄像老师给特写”

果然。。不再是无所顾忌的学生了啊。。

 

 

 

迹部索性摘了帽子,镇定地微笑。轻轻地捏了捏忍足的手,下一秒,借着手中门票的遮挡,倾身吻向身旁的忍足。

 

周围都安静了。

 

感受到温热,看似冷静实则处于当机状态的忍足回过神来时,周围已是一片欢呼声、口哨声、快门声和掌声。

所有人都在微笑着,为这段曾经不被世所容的感情。

但忍足并没有在意,他看到的,只是眼前人飞红却依然张扬的脸,心想,当年我不也过是悄眯眯地牵手呀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大爷表示就是要撩你一回。

 

围观群众表示自从二位八年前公开四年前结婚,我们吃过的狗粮还少吗,不差这十斤二十斤。

当我谈起忍迹

不是勉强,不是委屈求全,不是自以为为对方好的退让,不是迎合,不是一晌贪欢,不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幸福,不是绝望中的抵死缠绵。

他们始终是干干净净的少年。多年后旁人忆起也是恍然,他们啊,暧昧得清白,连疏离也是难以察觉难以企及的亲近

像十七八岁的黎明,一干二净


最近在看一些文,看得想吐血。骗婚滥交。。。啊??!!这是忍迹??心里难受。

每一个季节都有一个好觉

OOC短小段子

情人节贺

成年&交往多年设定

春 

周末大清早小景迷迷糊糊地揉着眼找下床倒水的哥哥

两人一起盖着被子吹空调
“不觉得很像白痴国中生?”

从梦中惊醒有一双手轻拍后背,声音因困倦不再华丽“睡觉”

臂弯里被温热填满。

即使睡着了也会麻溜儿地窝进哥哥的怀里